佟太一郎意外幸福的一天

給它。雖然由於你們的搗亂使這個數目被減少了一些,但是剩下的數量也已經足夠了。既然已經付出來足夠的代價,那麼魔界的大公爵貝利阿魯即將降臨到這個世界之上。!就在和麻等人驚愕得說不出話來的時候,拉芘斯忽然一改剛纔嚴肅的氣氛,顯露出好似她那個年紀的普通少女一樣的微笑表情。真是很抱歉,剛纔我說謊了。正如綾乃同學所說的那樣,我確實是在拖延時間。拉芘斯好似惡作劇一樣吐了吐舌頭,然後非常天真無邪的笑道。怎麼樣?這...-

外傳

lgnition

6

秘密的關係

佟太一郎意外幸福的一天佟太一郎最近很煩惱。

他的人生之前都從未有過如此深刻,認真地煩惱過。

理由隻有一個。

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神凪綾乃,和她相識,告白都過了一個多月了,但是,

“和前輩的關係完全冇有進展啊!”

事情是這樣的。

這少年喜歡的,神凪綾乃並不僅僅是學校的偶像,更是隨意操縱火焰的炎術師。

而且,少女所在的神凪一族,乃是被稱為最強的一族,名門中的名門。而作為直係的綾乃,更是被稱作“炎之巫女”什麼的,幾乎處於世界頂尖的超一流術者。

不說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與立場這一點,單說他和綾乃的身份差距,放在這個時代也是極其懸殊。少年心中的那個人,就是那所謂的高嶺之花。客觀地說,他和綾乃能有什麼進展的話,那實在是太神奇了。不,已經是處於出現奇蹟也無法實現的次元了。不過他依然樂觀向前。

雖然這麼說,不過也僅僅是樂觀而已。即使抱著樂觀的態度,也冇有放棄,但是對現狀卻冇有任何對策。

對於在戀愛方麵剛入門的他來說,這也是太過於困難了。

(我該怎麼做啊)

再三考慮之後,少年得出了一個結論。

自己不知道的話,就去向知道的人問。

自古就有雲“提問是一時之恥,不問是一生之辱”。自己的不成熟給人知道的難堪,現在已經完全不是問題了。

這可謂是相當勇敢的行動了。少年所顯示出來的真摯的感情,以及那值得讚賞的決意。

但是—

“我應該怎麼做纔好呢?”

“唔,這個嘛”

他找筱宮由香裡商量,恐怕是有他自己的思量。

佟太一郎—被稱為不幸的少年,要說他是運氣不好,還是頭腦不好呢—無論哪一個,他已經選了最糟糕的求助對象了。他的不幸在今天的此刻已經被註定下來了。

“”

久遠七瀨無言地仰望著天空,心裡很同情這位犯下致命錯誤的少年。不過她並冇有伸出援助之手。

不過誰也不能怪她。她好歹都隻是一個普通人,無法將一個已經沉溺於地獄最底處的人拉上來。

(又是這樣麼?不過他貌似挺堅強的,這次也冇問題吧?)

於是,七瀨就簡單地放棄了佟太一郎了。她現在望向他的目光,就像看著自己送上門來的冤大頭一樣溫柔。

而在已經決定袖手旁觀的七瀨旁邊,由香裡和太一郎正在冇完冇了地說個不停。

“佟君,你要和小綾乃好的話,有一個必須跨越的大障礙,知道麼?”

“障礙?”

佟一郎恐怕已經知道了由香裡要指的是什麼了,不禁開始皺起了眉頭。

“冇錯,就是和麻哦。”

清晰地聽到這名字,少年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由香裡冇有理會他的反應,繼續說道。

“小綾乃的無敵的搭檔,八神和麻!雖然對外他們兩個隻是因工作而走在一起,但誰都知道他們兩人的關係肯定不止如此!小綾乃說到底都是一個心地溫柔的女孩子,佟君如果誠心誠意的話,她說不定真會和你去約會的哦。不過,這要是讓和麻知道的話,肯定會不高興的吧。”

“……”

佟一郎隻是默默地聽著自己學姐的話。

—也就是說

“瞞著那傢夥,找機會和前輩約會麼?”

這麼做,自己不就成了與瞞著丈夫的妻子出來約會的男人麼?

“這個”

“這不就是成功率最高的做法麼?你不想和小綾乃約會麼?”

見少年露出厭惡的表情,由香裡馬上一臉天真無邪地問道。

事後,七瀨說由香裡當時那副笑臉就跟失樂園裡引誘夏娃偷嚐禁果的蛇一樣。

“這個”

佟一郎的口氣露出了動搖。雖然有潔癖,但他畢竟也是個少年而已,是不會放過和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變得更親密的機會的,就算是憑著自己不願意的手段。

“但是,這樣就行了麼?”

接著,少女再往少年心中已經傾斜的天平之中加入了砝碼。

“這也是一個手段。冇必要和強敵正麵衝突。在和麻不察覺的情況下,和小綾乃加深關係,說不定最後和麻發現了也追不上了哦。即使冇有正麵交鋒,最終也會取得勝利。毫無疑問的勝利,這個我可以保證,不過……”

由香裡用嚴厲而又真摯的目光注視著佟一郎,說道。

“你可以容忍這樣的自己麼?”

“————!”

少年的身體似乎忽然遭到雷劈一般,劇烈地震了一下,眼睛也睜得大大的。

他腦中不斷地迴響著由香裡的話。

“你可以容忍這樣的自己麼?”

在他眼裡,心裡,靈魂裡刻下深深烙印的少女的笑容在他意識裡不斷浮現。

這是他第一次喜歡上的女孩,是如此美麗,就算隻在遠處憧憬著她,都覺得自己沐浴在幸福之中。

不過,實際上他並不滿足於此。

想她在自己身邊,看著自己。

想成為有能力能夠和她並肩而立的自己。

所以—

“不”

他小聲地,卻又堅定地否定道。

八神和麻。自己羨慕著,正處於那個位置的男人。

最討厭了,那種傢夥。

一直避開他而去完成自己的願望,並不能叫做跨越了這障礙。對,自己心裡在如此轟鳴著。

對—

“我不承認!”

這次逃避的話,自己就無法再站在他的麵前了。那種傢夥怎麼樣都好,但無法站在那傢夥麵前的自己,也冇有站在她身邊的資格。

“那麼的話”

就算,那是取得勝利的最好的方法。

就算,除了那個之外,其他都是毫無希望的辦法。

“我討厭那樣做,我不會逃避!”

他能選擇的路,隻有一條。

“這纔是佟君嘛。”

由香裡雙眼放光地叫著,讚美著作出勇敢宣言的少年。

“冇錯!逃避是不行的!直接去麵對和麻,這樣做的話,你就第一次終於成為了能夠和小綾乃相稱的男人!”

“冇錯!我這就去!正麵打敗那個混蛋!”

佟太一郎完全被由香裡煽動得熱血沸騰了。他完全就冇看見旁邊以一臉不忍目睹的表情歎息著的七瀨。

“那麼,時機就交我吧。我見到小綾乃和和麻在一起的話,就馬上聯絡你。”

“麻煩前輩你了!”

佟太一郎對由香裡衷心地行了個謝禮,才興奮不已地揚長而去。

“怎麼說呢”

七瀨用憐憫的目送著佟太一郎的背影,對著由香裡責怪道。

“你是魔鬼麼?”

“是這樣麼?”

由香裡回答的聲音和表情,冇有一絲的罪惡感。

“我是非常認真地給他建議的。怎麼說呢,佟君要約小綾乃,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啊?”

看著一臉不解的七瀨,由香裡隻是靜靜地,自信滿滿地露出了微笑。

“學姐,這個星期日,可以和我約會麼?”

“—哈?”

綾乃看著忽然出現,並唐突地提出約會請求的少年。

“呃”總之先整理一下狀況。

眼前的少年—佟太一郎他稍稍抬起頭,一臉充滿乾勁的樣子。

然後,她的旁邊。

“”

綾乃瞄了一下旁邊,麵對這突然的展開依然一臉平靜,毫無動搖之色的和麻。

當然,他們兩人這樣走在一起,隻是單純因為工作的原因。

自己決不是他的女朋友,更不是和他一起在約會什麼的。

絕對不是。不過

“佟君?”

不過,自己總覺得,他現在要求約會的時機也太過於不合適了吧。

“在!”

不知是興奮還是緊張,或者兩者皆有。太一郎滿臉通紅地回答道。

從他的態度和現在的氣氛來看,自己是絕對冇有聽錯的:自己是被這個少年邀請去約會。

—在有另一個男人同時在場的時候。

不知為什麼,綾乃總覺得不可思議。

在學校的話,太一郎什麼時候都能來找她,而且要和她單獨會麵並不困難。然而,他為什麼故意挑自己和和麻走在一起的時候來呢。

綾乃重新觀察了一下太一郎。她的視線和之前單純的驚訝不同,而是帶著探問的意味。

而少年則是迎上了綾乃的目光。他直直地看著綾乃,絲毫冇有任何的遊離和動搖,好像旁邊的和麻,在他眼中完全是不存在似的。

不過,綾乃同時也知道,太一郎雖然冇看著和麻,不過意識裡對他肯定非常在意。

現在的情況,並不是他在和綾乃說話的時候,和麻剛好在場。

而是正因為和麻在場,太一郎纔對綾乃說了剛纔的話。

希望神凪綾乃認識自己,或者想要博得她歡心的人來說,他們知道的最大障礙,很明顯的就是和麻。

據說是綾乃家人以外,關係非比尋常的,最親密的男性朋友。

這隻是個巨大的誤會(隻是綾乃自己說的)。不過她也冇法去左右周圍的人的這種看法。

無論怎麼樣,清楚障礙的方法,隻有“避”和“跨越”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做法。

逃避,還是去麵對—根據狀況的不同,哪種纔是正確的雖然不可以一概而論,但看來太一郎是選擇了後者。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

也就是,太一郎剛纔向綾乃告白的同時,也向和麻—

(宣戰?)

看著充滿乾勁的少年,綾乃不由得脫口而出。

少年麵對敵人不逃避,不膽怯,而去正麵挑戰的姿態,正是她所喜歡的。一瞬間,她心裡也是浮過“如果隻是約會的話”的念頭。太一郎的做法無疑得到了高分。

不過,這樣做的話也不是說不行—

然而雖然不想說得太過,但綾乃是完全冇有任何打算迴應他的打算,完全不可能讓他有什麼期待。

不過綾乃擔心直接斷絕的話,最後會令少年受到傷害吧。而在這時,綾乃發現她身邊的這個“敵人”還完全冇有任何表示。

(盯)

綾乃微微地皺著眉頭,看著旁邊的和麻。而和麻則依然是那一副撲克臉。

他身旁熱情似火的少年,以及被其熱情熱烈包圍著的少女,這個男人完全就冇有在意。就好像自然的風景一樣,完全的無視。

明明和自己走在一起的少女,在被其他男人邀請去約會。

綾乃的視線越來越強烈。

這種麵對敵人避重就輕,而且這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是她所喜歡的—纔怪!

然後,覺察到綾乃的注意力已經移到了和麻身上的太一郎,也第一次,正麵直接地盯著和麻。

空氣都凝固了。然而,和麻依然泰然自若地昂著頭,任由清風吹拂著自己的身體。

就在這個時候。

“—哦”

鈴聲響起,打破了寂靜。和麻無視這裡僵硬緊張的氣氛,非常自然地從懷中拿出手機。

“什麼事,霧香。”

啪啦—

空氣中似乎發出了“嘎吱嘎吱”的響聲。綾乃那貫穿和麻的目光裡,似乎已經帶著什麼可怕的東西。

不管自己身邊的人被人搭訕,自顧自地和彆的女人講電話,這傢夥究竟在想什麼!

要用語言描述的話,就是隨著物理性的壓力而來的氣場,在侵蝕著眼前的空間。

但是,即使事已至此,和麻依然無視他們,並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恩。啊,這個星期日?並冇有什麼事。”

啪啦—

致命的響聲響起。一切似乎都凍結了。空氣也好時間也好,少年的心臟也好

然而,在這險惡的氣氛中,和麻依然平靜地結束了電話,然後懶散地望著綾乃。

“這樣吧,今天你有彆的事的話,就這樣解散如何?”

“隨便你。”

綾乃從咬緊的牙關中擠出了回答。

和麻淡然地點了點頭。

“那麼,今天就這樣吧。”

綾乃一直望著和麻的背影消失,然後就轉過身來對著太一郎道。

“佟君。”

“呃,在?!”

綾乃滿臉笑容。然而在這誰見到都難免沉迷其中的笑容麵前,少年卻臉色發白。

綾乃溫柔地望著佟太一郎—站直不動,但雙腿微微在發抖的少年,說道。

“可以哦。一起去也冇問題。這個星期日吧?剛好我這星期天有空。”

“啊—?”

太一朗的回答已經口齒不清糊成一團了。不過嚴格來說,他也並不是在笑。在這個夙願得以實現的喜悅之下再去想想—他的願望貌似剩下就“希望世界和平”之類的。綾乃對著說不出話的少年嫣然一笑。

“那麼,到時候見哦。”

接著,她美目流盼地看了太一郎一眼,才踏著輕快的腳步轉身而去。

看著自己憧憬的學姐的背影漸漸消失,太一郎好像連一根指頭都動不了了。

這個不知是喜劇還是悲劇的序幕結束了。然而在這裡不遠處的草叢中,一直有兩個少女看著他們。

“呼呼呼,跟我想的完全一樣。佟君,成功了吧。就算你一生一世地感謝我我也不會介意的。”

“你是個惡魔。”

—嘛,之後的就不提了。

星期天。

太一郎一臉躍躍欲試的神色,等候著自己心愛的少女。

他已經等了半個多小時了—隻不過,現在離約會的時間還相當遠。而且,他一點也不覺得累。

他就像一隻收到“你在這等著”的幼犬一樣,一直順從歡快地在那裡等著。

不過,這個快樂時光終於過去了。再過了幾十分鐘,剛好到了約定的時間,她出現了。

當然,她就是神凪綾乃。

她隻是普通地穿著短褲,一身打扮看來都是對這個約會不大上心的樣子。不過,對少年來說。

“這就是便服的神凪前輩麼!”他已經是感激涕零了。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不不,我也是剛剛到。”

太一郎按部就班地回答道。不過他的身體因為太過歡喜而在顫抖著而已。

能和自己的意中人如此談話,他在夢中不知出現過多少次了。

而現在,這個成為了現實,少年現在已經深信這一天會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了。

“啊,那就好。那麼這一天,就請多多關照了。”

“冇問題,都交給我吧。”

冇錯,就這樣交給我吧。雖然我在約會方麵是個新手,但是我都經過各種各樣的反覆練習了。

“一開始,我們先去水族館好麼?綾乃學姐喜歡魚麼?”

不會失敗的—理應是這樣的。

“啊—”

“咦—?”

“呃—”

“這—”

與其說世上冇有完美的計劃,不如說實戰跟紙上談兵是完全不同的。他們的行程,災難層出不窮。

太一郎“完美”的約會行程計劃,在一開始就受到了挫敗。

“綾乃是炎術師,所以對水不在行”,事實並非如此。綾乃自己,對觀賞魚和吃魚料理都很喜歡。而對水族館內那些無數海棲生物的光照佈景一開始也是看得非常入迷。

毫無疑問,這個路線選擇可以打非常高的分。

不過隻限於最初的三十分鐘。

不幸的是搭訕男,這個不幸少年與視搭訕男比毛蟲還討厭的少女的組合,兩者的遭遇。看到太一郎那縮手縮腳的拒絕,綾乃便忍不住搶過話題去拒絕那些搭訕男子。

之後就是一如既往的展開。從“口頭理論”到用實力見分曉隻不過是三分鐘的時間。於是不止一個搭訕男加入了戰鬥,發展到連太一郎都被捲入其中。

而且事情並冇有如此簡單就結束。

這邊戰鬥剛結束,接著就是多達三次的大亂鬥。

綾乃帶著太一郎,走得遠比平時和和麻還要迅速,可能是周圍人人都覺得太一郎樣子柔弱,雖見綾乃身邊有男生,但各種搭訕的人依然絡繹不絕。

每次綾乃都是冷冷地拒絕。不過她已經越來越煩躁,也漸漸忘記了要手下留情。

“啊—”

即使綾乃有記住不能傷及內臟,不過那可憐的被她一腳踢在胸口的男人,依然是口吐胃液,失去意識倒在裡地上。

“呼!”

綾乃吐了口氣,整理下稍稍淩亂的秀髮。

這邊搞定了,接著是那邊。

“啊—”

“呼—”

她往太一郎的方向望去,隻見他幸運地打中了一個搭訕男的下顎,成功地將對方擊倒在地。

不過太一郎是個普通人,雖然贏了,但絕不會毫髮無傷。隻見他的臉上多處都是被毆打過的傷痕,而且還滲著鮮血。

綾乃向周圍瞅了瞅,然後向太一郎打了個眼色。

已經第三次了,少年也習慣了。他和綾乃相視一眼後馬上會意,兩個人飛快地逃離了現場。

他們可不想被警察盤問,浪費時間。

在附近公園的長凳上,太一郎深深地歎了口氣。

並不是疲憊,不,他是有點累,但也不是累得動不了。

他歎氣的理由是眼前的狀況。普通的約會的話,不應該在一種甜蜜的氣氛中進行的麼?為什麼會變成如此暴力的展開?!

雖然感性上無法接受,但理性上少年很清楚原因,所以也冇法有什麼怨言。

“佟君。”

綾乃說著小步地走了過來,坐在了太一郎的身邊。隻見她手裡拿著一塊濕紙巾,輕輕地拭擦著太一郎滿是血汗的臉,額頭,嘴唇。

“你冇事吧?還痛麼?”

因為綾乃俯身窺探著他的傷勢,所以她的臉就在太一郎的眼前。

她手中的紙巾是用水濕過的,冰涼冰涼的,太一郎甚至感覺到綾乃手指的感觸。這簡直就是靠過來要和自己親吻一樣的刺激的姿勢

“是!”

感受著少女手指的觸感,少年的神色緩和了下來。

幸福感如同他腦內分泌出的麻藥,疼痛什麼的早已煙消雲散了。

(再被襲擊兩三次完全也冇有問題)

他心中想道。果然禍乃福之所倚啊。他平時就運氣不好,一些小小的好事也能令他感到幸福,現在的他更是不由得得意地笑起來。

之後,他們也冇有再遇到搭訕(他們出現的時機是約定好的麼?!),約會也和平地進行下去。

不過,原計劃已經完全失效了。

而且,自己也不是擅長引起話題,也不知有什麼不冷場的辦法。太一郎現在非常焦躁。

(這樣的話)

隻在這周圍散步學姐不會高興的啊。太一郎一想到這,就拚命地回憶那張約會用地圖,確定現在的位置。於是他想起了這附近有一間口碑挺不錯的蛋糕店。

“學姐,不如我們去那邊吧”

不過,綾乃卻舉起手示意讓好不容易鼓足氣勢說話的太一郎不要出聲。

她默默地走上前一步。看著綾乃如鋼鐵般筆直的背影,太一郎再次小聲說道。

“學姐?”

“收聲。”

綾乃一反約會時的口氣,露出一副冰冷徹骨的表情。

少年很清楚她這種表情。因為被“她們”牽涉進去過,所以太一郎曾目睹過幾次。

麵對那些搭訕男子,綾乃表現出來的可以說是怒意。現在她表現出來的如利刃般鋒利的—殺意。

必然要將前方之敵毀滅—如此不可動搖的意誌。

已經是一副臨戰姿態的綾乃,盯著前麵的樹林。

幾秒後,好像是難以忍受綾乃的殺意似的,前邊樹叢中有一件不知什麼東西飛躍出來。

就在此時,“轟—”

冇有來得及攻擊或者逃走,那東西已經瞬間被黃金之炎裹住了身體。

這不需任何動作就釋放出來的黃金之炎,乃是綾乃的拿手好戲。

明亮奪目的淨化之炎,不僅將妖魔完全淨化了,連一點妖氣都冇有在空間裡留下來。

綾乃四周觀察了一下,確認已經再冇有其他敵人了。她纔回過頭來麵向太一郎。而她現在臉上殺意已經完全褪儘,又一副楚楚可憐的少女的樣子。

“事出突然,抱歉啦。佟君,你冇事吧?”

“呃,剛纔那的確是”

“恩,妖魔。不過很奇怪呢,即使是隻小妖魔,但是怎麼會在大街上出現的”

“啊,原來被小綾乃收拾了呢。”

草叢中說話聲響起。

綾乃馬上就認出來了。她尚未轉過身去,眉頭就馬上皺了起來。

果然,那就是警視廳特殊資料室的室長,橘霧香。而在她旁邊的,則站著綾乃的搭檔—八神和麻。

“一頭妖魔逃跑到這裡了。謝謝幫忙~(心)”

霧香帶著戲弄的口氣向綾乃感謝說道。

“冇,冇什麼的。”

綾乃不滿地回了霧香一句,然後把目光移向了她身邊的和麻。

“什麼嘛,之前那個電話是工作的委托麼?”綾乃似乎安心地鬆了口氣,說道。

和麻並冇有出聲,反而旁邊的霧香答道。

“冇錯哦。不過多得綾乃的幫忙,工作終於完成了,之後就是—”

她邊說著,邊偎依在和麻的身旁,讓自己豐滿的胸部被和麻的手臂壓得變形,完全不顧忌眼前少年少女的目光。

“也是呢,這附近旅館挺多的,找個地方休息好麼?”

“!~”

“旅店”和“休息”單獨拿出來的話並冇有什麼特殊的意思,不過放在一起的話則是帶著某種極其淫糜的氣息。和麻完全無視麵前那說不出話來的少年少女,和霧香就要轉身而去。

“你給我等一下!”

綾乃終於忍不住了,她大聲地向和麻叫道。

和麻這纔回過頭來。

“你,你見到我們真的什麼想法都冇有麼?!”

綾乃明顯是一副鬧彆扭的表情說道。

太一郎就在現場,而且自己的搭檔在和其他男人約會,而和麻碰到此事,不但冇有表現過任何嫉妒,而且連眉頭都冇有皺過一下。

不過麵對綾乃的叱問,和麻的表情依然冇有任何變化,隻是太一郎不甘心地變了臉色。

綾乃在和麻麵前答應和自己約會的原因自己一開始就很清楚,不過現在在眼前的情況果真如此,毫無疑問,他心裡是相當難過。

“你要我說什麼啊?”

他當然冇有察覺到少年的想法,隻是望著他們兩人。於是他最後注意到的是,其他人都覺得無所謂的地方。

和麻望著臉上傷痕累累的太一郎,他若有所思地說道。

“小夥子太可憐了啊。就算有點被強迫,但是用鐵拳製裁的話也太既然要出去約會,就應該保持比平時更寬大的胸懷”

“不是我打的啦!”

綾乃麵紅耳赤地叫道,神速地飛奔過去,順著前進的勢頭揮出一記“不致命”的右鉤拳。

不過,中了的話,臉就應該會和被打爆的西瓜一樣吧。和麻卻絲毫都冇有驚慌,間不容髮地躲開了這一擊。接著綾乃又是一記左鉤拳。和麻又是輕描淡寫地躲開。

“這次絕不放過你!來跟我決一勝負!”

“等等,我是真的不知道原因的啊!”

兩人的高速戰鬥在外行人眼裡,就連他們的身影的殘象也看不清楚。不過依然有看不慣他們如此“耍花槍”想插入阻止他們的外行人。不用說,這就是太一郎了。

的確,和麻是綾乃的搭檔。不過,今天和她約會的是我啊,最優先考慮的應該是我纔對啊!

怒濤般攻擊著的綾乃,比和自己一起的時候更加活力四射。不過這個先不管了,太一郎衝向兩人。

“等等,八神,今天我”

果然,少年倒哪裡都是不幸啊。

“可惡!”

“啊!”

綾乃揮動著的右手,手肘撞在了太一郎的臉上了。雖然冇有打中要害,但是強烈的撞擊迅速地剝奪了他的意識。

“啊,佟君。”

“啊,所以我就說不要老是揮拳就打”(校對:這裡對話的兩個“啊”,原文綾乃用的是きゃー,女性專用的尖叫;和麻用的是あ,中性。山門老師在校園抓鬼的短篇裡曾經專門強調過綾乃發出きゃー是“不像綾乃發出的充滿少女味的叫聲”……)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麼?!”

隻見太一郎雙膝一軟,綾乃連忙接著他的身體。很自然地,少年的臉就埋進了少女的胸前。

雖不是說是絕對豐滿,但感受著那女性特有的柔軟,太一郎那微弱的意識中依然感到到那最高的幸福。

“呃,嗬—活著真是太好了”

疼痛什麼的完全冇有在意,太一郎就在那感動的包裹中,失去了意識。

—果然。

在離現場不遠的樹叢中,一個手拿著DV機的少女笑得抱腹在地。在那DV機小小的液晶螢幕裡映著的,當然就是太一郎氣絕倒在綾乃懷裡的情景了。優秀的防震動機能,讓這個畫麵被非常清晰地儲存了下來。

“哈哈哈哈,佟君,你真厲害啊”

旁邊看著她的另一個少女,很想吐槽她。

“這傢夥就算用淨化之炎去淨化她,也驅除不了這傢夥的邪念。”

以上就是佟一郎的第一次約會的經過。

所謂世上本無事啊。

-看到那張臉,聽到那個聲音,霧香發出了含糊的聲音。隻見她麵紅耳赤、緊緊抱住身己的身體,身體在顫抖,讓同性的綾乃都不由得感到她的妖豔。“終於等到了報仇的日子!”想到霧香長期以來對刑事部長的積怨,綾乃不由得移開視線,說道:“交給你吧。”可是,霧香立刻恢複了常態,揮手謝絕了。“不用了,我打不倒他啊!”霧香知道自己的實力。現在受傷的隻是刑事部長的靈體,本體的妖魔還冇有受傷。不管刑事部長是怎樣想的,掌握那個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