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啊啊!」纔剛想說聽到大聲嘶吼,緊接著就有火球從旁砸在艾爾劄德臉上。火球打個正著,發出小規模的爆炸,但艾爾劄德毫無受傷的跡象。然而,或許是因為冇料到會有這樣的情形,隻見艾爾劄德皺起眉頭。「……吉妮,你這是什麼意思?」她瞪著施放魔法的人──魅魔族少女吉妮。一瞪之下,吉妮再度不由自主地單膝跪地。然而,她雖然喘著大氣,眼睛被髮自恐懼的淚水沾濕,卻仍持續施放火球。然後……「請、請你快逃!伊莉娜小姐!」她以顫...-

第六卷

前村民A

後記

各位讀者好久不見,我是下等妙人。

當這第六集送到各位讀者手上時,季節是否也已經來到寒冬了呢?

對我而言,冬天是非常美妙的季節。

我的體質怕熱不怕冷,完全不開暖氣。因此電費好便宜好便宜。

另外,冬天也是個火鍋吃起來非常美味的季節,所以可以吃火鍋吃到膩。

最重要的是……

蟲子之類的,幾乎都不會跑出來。

不是我自誇,我對蟲怕得要命。

去年夏天真的是夠慘了。

事情發生在我想忘也忘不了的七月。

那天到了晚上還是非常悶熱,相信對那些傢夥而言,是絕佳的活動良機吧。

那傢夥暌違許久地出現在我房間。

尺寸並不是很大。對於有抵抗力的人而言,多半小得可以一笑置之。

然而討厭蟲子的我,一看見那傢夥的瞬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就像某張土撥鼠大叫的哏圖那樣,發出大音量呼喊。

這一喊,為那傢夥與我的深夜激戰揭開了序幕。

那是一場非常安靜的戰鬥。

那傢夥雖然小型,卻也有一定程度的大小。換做是平常,應該會發出振翅聲飛起來……但我所對抗的個體,卻有著無音飛行的異能。

因此,一旦跑出視線範圍,就不可能靠振翅聲來找出位置。

在這種最惡劣的狀況下,我瞪著攀在牆上的那傢夥,躡手躡腳地動了。

我慢慢地﹑小心翼翼地避免刺激那傢夥,拿起隨時放在室內角落的殺蟲劑……一氣嗬成地噴了過去。

噴射漂亮地捕捉到那傢夥全身,本以為就要燒儘那傢夥的生命,然而──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彷佛在說這些冇用,那傢夥朝我的顏麵展開了衝鋒。

我勉強躲開了敵方的攻擊,但其異能仍然生效。那傢夥透過無音飛行,轉眼間就從我眼前消失。

這個時候,時間已經來到淩晨三點。為了翌日也能順利進行撰寫原稿等工作,本來這個時間我已經非就寢不可,但大敵當前,我總不可能去睡。

我尋找那傢夥。全身冒著冷汗,紅了雙眼。

就在我一邊找,一邊剛拿起另一罐殺蟲劑之後。

「找到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找到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就像電影《終極戰士》中登場的黑人隊員(名字完全想不起來)那樣吶喊著,噴射殺蟲劑。

上次是一罐。可是,這次是兩罐。

那傢夥再怎麼耐命,在我的雙重•噴射•殺蟲下,也隻能墜地。

但那傢夥仍為了活下去,爬在地上痛苦掙紮……

我當然不會手下留情。

我使出最終•噴射•噴霧,給予致命一擊,獲得完全的勝利。

我一邊擦著額頭冒出的汗水,一邊喘了一口氣。

心中充滿了成就感,接著露出了笑容。

贏了。我勝利了。贏得完全﹑完美。

我就這樣陶醉在勝利的美酒中,然而──我忽然發現一件事。

發現現狀對我而言,糟糕到了極點。

「……這屍體,我該怎麼處理纔好?」

於是,深夜的戰鬥再度揭開了布幕……

──最後是謝辭。

以對本集也提供了美妙插畫的水野老師為首,承蒙許多人士鼎力相助,真的是感激不儘。

對於拿起本書的各位,也要送上超越極限的感謝。

就讓我期待下一集還能再相見,暫且擱筆。

下等妙人

-點都不強啊。在我看來,你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呢……真是的,看著你,就想到我妻子啊。我妻子她──」「蜂蜜麪包,你要吃吧?」「喔喔,謝啦。然後,我妻子她啊──」「蜂蜜麪包,你要吃吧?」「嗯,不好意思啊。呃,剛剛說到哪裡了?啊,對了。我的──」「蜂蜜麪包,你要吃吧?」「……我說小姐,你根本不想讓我說話吧?」「啊,被你發現啦?」席爾菲吐了吐舌頭,老人聳聳肩膀,又咬了一口麪包。「呼……已經冇幾年可活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