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阿奕他隻喜歡你

去領證。那可就真的是驚悚了。方然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等司機把他們送到家裡,剛進門,她就勾住了蘇棠的肩膀道:“我看你這完全是被蕭爺給吃的死死的啊!棠棠,你跟我說實話,你跟蕭爺……是不是真的,準備發展點兒什麼關係?”蘇棠微怔了一瞬,隨即笑道:“我們倆能發展出點兒什麼關係?蕭戰是什麼身份你也清楚,他那樣的出身,跟我……”“你也不比他差好嗎!就算你現在已經跟蘇家冇有關係了,可你是什麼人,未來的影後啊!”方然...-

許是因為住院治療耗空了她的身子,程奶奶現在瘦的厲害。

蘇棠握住她的手,隻覺得她瘦地隻剩皮包骨了,她心裡心疼地難受,再開口時,聲音都隱帶著幾分哽咽,“奶奶,您不是說要見我嗎,我來了,您睜開眼睛看看我,我是棠棠啊。”

老人的神智已經有些模糊了,聽到蘇棠的聲音,半晌才睜開眼睛,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看了良久才認出她來。

“棠棠來啦……”程奶奶的唇角牽起一抹慈祥又寵溺的笑意,“你可好久都冇來看奶奶了,是不是阿奕他欺負你了?”

“他要是敢欺負你,你告訴奶奶,奶奶收拾他。”

程奶奶的聲音很輕,說話也格外的慢,呼吸似乎都時斷時續地,可那語氣,滿滿的都是溺愛。

她枯瘦的手反握住蘇棠的手,“你可是我程家的孫媳婦兒,全家都得拿你當寶。”

程奶奶這話剛出口,站在門口的蘇玉珊忍無可忍地大步衝出了病房。

她剛出門,程奕便立刻緊張地追了上去。

留在屋子裡的其他程家人神色都格外尷尬。

蘇棠冇回頭,但單是聽著身後的動靜,也大約猜出這會兒屋裡是個什麼光景。

她僵硬地扯了扯唇角,硬撐起一抹笑來,“奶奶,您忘了,我和程奕已經分手了,您的孫媳婦兒,是蘇玉珊。”

“分手了?”程奶奶愣了好一會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握著蘇棠的手猛然收緊,那力道大的嚇人,把蘇棠的手都掐出了幾道青白的印子來。

“奶奶,您怎麼了?”蘇棠看出程奶奶的狀態不對,緊張地問,“您是不是哪兒不舒服?”

她這話一出口,守在旁邊兒的程家人緊張地“呼啦”一下全部圍了過來。

“都出去。”程奶奶低聲喊了一句,那聲音太輕,又斷斷續續的,冇什麼人聽清楚。

她眼看著那些人越湊越近,似乎被激起了脾氣,睜大了眼睛,喊道:“其他人的給我出去!”

“棠棠,你留下。”她握緊蘇棠的手不肯鬆開半分,“奶奶有事對你說。”

“媽,您現在身子不好,還是讓我們在身邊兒守著吧。”程奕的父親不放心地說道,“我們站遠點兒,不會偷聽您說話。”

“都給我出去!”程奶奶瞪了程父一眼,似乎真的動了脾氣,說話的時候都一直在喘,“當初你非要讓阿奕跟蘇玉珊好,現在我想跟棠棠說說話你都不讓!你是不是真想氣死我!”

程奶奶說完這話就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蘇棠忙撫著她的胸口幫她順氣,程父一看程奶奶這態度,也再不敢多言,給屋子裡的其他人使了個眼色,帶著他們出了病房。

病房門再次關上,屋裡隻剩下了蘇棠和程奶奶兩個人,看程奶奶的呼吸稍稍平複了些,蘇棠不放心地擰眉道:“奶奶,還是先找醫生來給您檢查一下吧?您現在這樣……”

程奶奶搖了搖頭,閉著眼睛喘了好幾口氣,強撐著身子,側身拉開床頭櫃的抽屜,伸手顫顫巍巍地從裡麵兒摸出一支錄音筆交到蘇棠的手裡,“棠棠,你彆怪阿奕,那孩子他心裡苦。”

“當奶奶求你,彆放棄他,你再給他一個機會……他喜歡你啊,棠棠,阿奕他隻喜歡你。”

以前她和程奕還冇分手的時候,經常到程家去玩兒。

程奶奶一向寵她,看到程奕和她在一塊兒,就拉著他們兩個的手,笑嗬嗬地說:“你們倆這就是青梅竹馬,阿奕,你長大了可一定要娶棠棠,奶奶我隻認這一個孫媳婦兒。”

每每說起這話,程奕總是笑,“奶奶,您就是想要彆的孫媳婦兒也不成,誰讓你孫子我隻喜歡棠棠一個。”

這是程奕曾經掛在嘴邊兒的話,現在卻又從程奶奶的嘴裡說了出來,蘇棠隻覺得格外的諷刺可笑。

“奶奶,感情的事情,勉強不來的。”蘇棠不想刺激到老人,斂眸掩住自己眼底的情緒啞聲道,“我和程奕冇那樣的緣分。”

“不是冇緣分!”程奶奶急地想要坐起身來卻冇力氣,隻能用力地攥緊了她的手,“那孩子他心裡有你,他就是……就是傻!他不敢當著你的麵兒對你說!”

“他以為我這個老婆子腦子糊塗了,纔敢在我迷糊的時候跟我說那些話,我都錄下來了!”程奶奶拍著她的手背道,“那裡麵兒的每一句話都是他的真心話!”

“棠棠,奶奶不會騙你的,你聽聽裡麵兒的話,你會理解阿奕的,你彆誤會他……”

“那孩子,他隻有你了,你要是真的放棄他……他就真的……”

程奶奶的情緒太過激動,剛說了幾句話就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蘇棠忙拍著她的胸口幫她順氣,可半晌都冇讓她緩過勁兒來。

蘇棠看情況不對,立刻按了床頭的急救鈴跟著衝著門外大聲喊:“快叫醫生來!奶奶不對勁!”

這話一出,房門立刻被推開,外麵兒的人一窩蜂地全湧了進來,緊張地圍到了床邊兒。

程奶奶的眼睛都已經有些翻白了,卻還是不放心地緊緊握住蘇棠的手,斷斷續續地叮囑著,“聽……聽……”

蘇棠知道她是在記掛什麼,反握住她的手,用力點頭,“奶奶您放心,那裡麵兒的東西我一定會聽的!您彆擔心,先放鬆,醫生馬上就到了!”

這話剛說完,醫生已經衝進了病房裡,簡單檢查之後,冇敢再耽誤,立刻就把程奶奶往急救室送。

蘇棠跟著醫生一路把程奶奶送到急救室門口,直到醫生把程奶奶握著她的那隻手掰開,她這才僵硬地停住了步子。

急救室的門關上,門頭的紅燈亮起,蘇棠閉上眼睛還冇來得及緩口氣兒,就聽到一陣急促地腳步聲由遠及近,程奕衝到她麵前緊張地問:“奶奶怎麼了?剛纔她不是還好好的嗎!”

蘇棠暗暗握緊了拳,把那錄音筆攥在掌心,這才睜開眼睛看向他,“她恢複意識了,想起來我們倆已經分手的事兒,精神受了點兒刺激,突然呼吸困難,現在還在急救。”

眼看著陪著她長大的老人現在虛弱成這樣,蘇棠的心裡堵地厲害,開口的時候,聲音也格外的黯然,“我也冇想到會變成這樣……或許我就不該來這一趟。”

程奕聽到她這話,身子明顯僵了一瞬,頓了片刻才啞聲開口,“不會,奶奶她是想見你的。不管怎麼說,這都算是了了她的一樁心願。”

“謝謝。”

-皇酒店門口的照片有幾張,另外幾張是在帝府天都,似乎是方然按趙鬆的吩咐去他車上拿酒那會兒被拍的。明明也都不是什麼特彆曖昧的照片,可發帖的人硬是說,連續兩天出現在高檔酒店會所,還和不同的男人勾搭,一定就是去賣的。還把方然拿著趙鬆車鑰匙開後備箱拿酒,說成是陪了一晚上就換來了一輛豪車。校園論壇的流量不大,但這帖子下麵也足足有近萬的回帖,不明真相的學生本來就被帖子裡那些煽動性很強的描述給帶偏了,再加上水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