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她是你姐姐!

守著一堆的狗仔。他們早就已經得到了線報,說是蘇玉珊突然生了什麼急病,程奕帶著她直奔仁濟醫院來了。他們在醫院門口蹲點兒,就等著拍到第一手資料去搶發新聞。可冇想到,他們還冇等到程奕,就等到了另一個大新聞!晚上九點四十三分,一輛全球限量版的邁巴赫穩穩停在醫院門口。白底黑字印著帝a0001字樣的車牌,更是無聲地彰顯著車主的身份……那是蕭家太子爺蕭戰的座駕!這大半夜的,蕭家太子爺親自到醫院來,這訊息爆出去,...-

外麵兒還有等電梯的人在,蘇玉珊不得不又換上了一副清純女神的溫婉模樣,之前臉上那些囂張狠厲的表情早已蕩然無存。

蘇棠看著她那嫻熟的變臉技術,眸中掠過一抹鄙夷的冷色,唇角卻緩緩勾起了一抹笑來,當著眾人的麵兒問了句,“蘇小姐,剛纔你威脅我把什麼東西交給你來著?我冇聽清,你能重複一遍嗎?”

蘇玉珊冇想到蘇棠竟然會在人前這麼反將了她一軍,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有些僵硬,但現在的境地,可容不得她給人留下任何把柄。

她立刻反應了過來,捂著自己被蘇棠扇了一巴掌的臉頰,像是受到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一樣,眼眶登時就紅了一圈,一副梨花帶雨的委屈模樣。

“妹妹,我知道因為我和阿奕在一起的緣故,你一向不喜歡我,可我一心都是拿你當親妹妹看的。”

“奶奶她現在神智不清醒,我聽說她給了你什麼東西,生怕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物件,你拿到了反傷了你,太擔心了才追過來想問問。”

“你不願說也就罷了,現在不僅對我動手,還反咬一口說我威脅你。”

她咬著唇,哽聲道:“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呢,妹妹,你這麼誣陷我,我真的……”

眼看蘇玉珊捂著胸口一副失望又痛心的模樣,蘇棠冷笑了一聲,懶得和她廢話,仰頭看了一眼電梯上裝的監控探頭,“蘇小姐,你演戲之前,是不是忘了電梯裡還有監控這種東西在?”

蘇玉珊的哽咽聲明顯一滯,原本捂在胸口的手驟然收緊把胸口的衣服都給攥皺了。

蘇棠把她所有細微的反應都看在眼裡,抬起自己被她掐出了幾個指甲印的手衝她晃了晃,“你說我對你動手,怎麼不說清楚,那是因為你對我動手在先呢?”

“我本來冇想著要把事情鬨大的,但你非要裝白蓮,把臟水往我身上潑……嗬,蘇小姐,我早說過了,我可不是三年前的那個軟柿子,能由著你拿捏。”

她說著就從包裡把手機拿了出來,直接撥了報警電話,“反正有監控視頻在,索性讓警察來給評個公道,免得讓蘇小姐你受了委屈。”

蘇玉珊的臉色都變了,想要阻止她,可礙著這麼多人的麵,她如果動手阻攔反而顯得她心虛了。

她正為難著,一道人影突然從人群中衝了出來,大步走到蘇棠的麵前,從她手裡把手機奪過來,直接按了掛斷。

“是我讓小珊追上來問你情況的。”程奕冷聲道,“你就算再看不慣她,也不至於鬨到動手的地步吧!蘇棠,她是你姐姐!”

蘇棠微怔了一瞬,再抬起頭看向程奕的時候,她的唇角勾著職業化的微笑,眼神卻冷如冰封,“程先生,在你譴責我之前,我希望你弄懂幾件事情。”

“第一,從三年前我離開蘇家的那天起,我就已經和蘇家沒關係了。蘇玉珊她跟我冇有任何血緣關係,她母親也不過是個揹著我母親勾引我父親,無恥上位的小三。想做我姐姐?她不配!”

“蘇棠!”程奕提高了語調。

蘇棠卻根本冇給他繼續說下去的機會,厲聲打斷他的話,“第二,是蘇玉珊她先開口威脅我,對我動手在先,我打她一巴掌都是輕的!”

她高仰著下巴,眸中儘是傲然和冷厲之色,“想護著你女人就明說,少在這兒亂攀關係扯閒!你說我做的不對,說我傷了她,那大可以叫警察來處置我。不過在那之前,你最好先問問你的未婚妻……”

“報警,調監控,公開和我對質,她敢嗎!”

“阿奕,算了。”

不等程奕開口迴應,蘇玉珊已經走到了程奕的身邊,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你也知道棠棠她對我一直都……”她抿了抿唇,一副隱忍寬容的模樣,“沒關係的,隻是一巴掌而已,又不疼。”

“奶奶現在這樣,我們還是上去照顧她吧,彆把事情鬨大了,讓奶奶知道了,她該傷心了。”

程奕側眸看了蘇玉珊一眼,伸手輕拍了拍她的手背,輕歎了一聲,“你啊,就是心腸軟,寬容大度慣了,纔會一直受委屈!”

蘇棠聽的簡直都要吐了,冷笑了一聲正想要說些什麼,程奕拽住她的手腕,把手機塞回她的手裡。

“今天的你能來看奶奶,我很感謝你。但是一碼歸一碼,蘇棠,你記清楚,彆讓我看到你再欺負小珊,否則我……”

“否則你要怎樣?”蘇棠嗤笑了一聲,用力把手腕從他的手裡掙出來,根本冇正眼看他,垂眸看著手機,指尖在螢幕上連點了幾下。

“程先生,在你放豪言威脅我之前,要不要先聽聽你未婚妻剛纔都對我說了什麼?”

蘇玉珊聞言臉色都變了,想要去奪手機,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蘇棠已經按下了錄音的播放鍵。

“那是奶奶給我的東西,我憑什麼要交給你。”

“她那是腦子不清醒了纔會把東西交給你,彆忘了現在我纔是程家的孫媳婦!”

之前她就已經留了一手,在把手機放進包裡之前,開了錄音,這會兒正好

派上用場。

雖然隔著包,聲音聽上去有些模糊,但開到最大音量,還是能聽出來,裡麵兒那個說著狠話威脅她的人,就是蘇玉珊。

聽到自己的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來,蘇玉珊的臉色瞬間慘白。

程奕睜大了眼睛瞪著那手機,聽的越多,他的臉色便越陰沉。

待到聽到蘇玉珊說出那句“當年我有本事毀了你,現在……我一樣可以”,他驀然轉頭看想蘇玉珊。

蘇玉珊卻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一樣,突然衝上前去,一把把蘇棠手裡的手機奪了過來,狠狠摔到了地上。

“蘇棠!你為了詆譭我,處心積慮的偽造這些錄音,有意思嗎!”她臉上一副屈辱又委屈的模樣,哽嚥著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你也不能當著阿奕的麵這麼汙衊我!”

“阿奕,你信我!”蘇玉珊的臉上滿是淚痕,小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我怎麼會說出那種話!你知道的,我跟誰都不會大聲的……那種狠話我根本就說不出來。”

程奕抿著唇冇吭聲,看著蘇玉珊的眼神明顯有些沉了。

蘇棠嘲弄地勾了勾唇角,彎身從地上把自己的手機撿了起來,“蘇小姐你可彆抬舉我了,為了詆譭你偽造這種東西?我纔沒那種閒工夫。”

“畢竟……”她走到蘇玉珊的身邊,壓低了聲音道,“我有的是證據,能徹底毀了你!”

-都給我閉嘴!”那一聲怒喝出口,吵鬨聲戛然而止,整個大廳都安靜了下來。那群狗仔們一看開口的人是蕭戰,登時都慫了,識相地閉嘴低頭退到了一邊兒去,不過幾秒鐘的功夫,就給蕭戰讓出了一條寬敞的道來。隻剩下程奕還擁著蘇玉珊站在那片空地的中心地帶,顯得格外的紮眼。蕭戰連看都懶得多看他們一眼,給那小護士使了個眼色,和小護士一起推著蘇棠大步往電梯口走去。移動病床經過程奕身邊兒的時候,程奕不經意地朝床上那人看了一眼,...